煒石

我對他說,“煒石來啊! 快點啊!“ 但他只是朝著單車走去,站在單車旁然後回頭望著我. “好啊,” 我對自己說,“我該怎麼辨呢? ”

我看著煒石. 一個長得頂好看的孩子. 可是我不曉得如何去幫助一個六歲大而患有自閉症的小孩. 而實際上,我一點也不懂得如何去照料任何患有自閉症的人. 我的意思是,在煒石六年的歲月里,他還沒有用言語與我們交流過! 所以我必須保持平靜地去幫他,因為他是我的弟弟啊! 為甚麼我有這個負擔呢!

“好吧! 煒石,” 我說,“你現在來跟我學踏單車,知道嗎?”  但煒石只看著其他的事物而不理我. 我不能確定他是否聽到我在對他說話.

“不要動,” 我大聲地叫著他. “站在那裏等我去拿我的單車.好嗎? ”

他點頭示意. “好,煒石,” 我拿了我的單車後向他說然後騎上單車在他身邊繞圈子.

“煒石,看著我,” 我對他說,“看我如何踏單車.  看!  我將腳放在踏板上,向前看. ”

“現在,你來試試看. ” 我停在他面前,帶他,返回他的單車上.

“煒石,騎上你的單車.” 但他又站在那裏,動也不動. 這方法看來是不大作用了. 因為自從父親將煒石的單車上的兩個小輔助輪取下後,他就沒有興趣再踏單車了.  我拿起他的單車,說服他坐上,同時教他緊握單車的把手. 

一切總算如願,我開始慢慢推他向前騎了一點. 然後他開始自己嘗試移動.  我可以體會他是真的很努力的在試著.

當我不斷地教煒石騎單車時,我看了下天色. 天空的黑雲開始加厚,而且開始下起毛毛細雨來. 我們倆完全不理會祖母的叫聲,她催促我們回家. 我不停地向前推著煒石,給煒石信心,因為我看出他離成功已不遠了.

突然地,煒石,他成功地自己騎著單車繞著我的身體轉圈子! 經過多次的受傷,他的努力總算是沒有白費! 我跑上前,緊緊地抱著他. 我感覺非常地開心和滿足. 我們倆一齊步行回家,放好我們的單車. 今天的煒石,仍然會踏著他的單車....,而且仍然是我的好弟弟!

- 周積琪 (姐姐)